往期回顾
2020年11月21日 星期六
返回目录

密支那:日出日落都是歌

  日出,壮丽辉煌,喷薄有力,温暖而充满希望。

  日落,圆浑宁静,宽广悠然,苍凉而让人眷恋。

  日出、日落仿佛一首歌。日出激昂、旋律高亢嘹亮;日落低缓、旋律深沉浑厚。

  日出日落,只不过是司空见惯的大自然的规律,但它和人的心情一样,各有不同的滋味。

  在异国他乡的缅甸密支那,我更加体味到了那种温暖、希望和苍凉、眷恋。

  飞鹰楼上观日出

  我没看过海上日出,也没看过泰山日出,平时生活的地方山高坝低,日出都是从东山峰峦之间升起,好像没什么特别心动的感觉。而在缅甸与大自然的约会却让我充满联想,等待日出的那一刻,一定会有无尽的美好以及期待的激动。在飞鹰楼上,我体味到了日出东方的壮美与娇娆。

  我不能让时光停留,那么就选择等待。天才蒙蒙亮,我们就迎着异国他乡清晨不一样的气息登上了密支那郊外山岗上的飞鹰楼,丝丝凉风袭面,一身暑气顿消,凭栏远眺,葱茏树木掩映下的密支那似乎还在睡梦中。

  在我们之前,已有人早早地登上飞鹰楼顶等待日出了。

  欢声笑语的等待中,飞鹰楼上的风不知不觉地慢慢撩开了密支那的面纱。天边渐渐亮起来,好像有人在淡青色的天畔抹上了一层粉红色,粉红色下面隐藏着无数道金光。东方的云朵,缠绵着山峦,绣上了一缕耀眼的金边,怀抱里那轮神秘的红日,让人遐思无限。

  上升需要力量,红日喷薄而出的舞蹈一定无比壮美!

  就在我转身的瞬间,我的微笑与太阳的微笑相溶,大地忽然披上了一层金色,亮亮的 、暖暖的。

  太阳露出了身子,飞鹰楼顶等待日出的人们欢呼起来,情绪和阳光一样高涨。

  太阳冉冉升起,脱身离开山峦,红彤彤、金灿灿,仿佛是一块光焰夺目的玛瑙盘,缓缓地向上移动。红日周围,霞光尽染无余。那轻舒漫卷的云朵,好似身着红装的少女,正在翩翩起舞,舞姿优美流畅,挥洒成一片自由的海洋。仿佛一首激昂的歌,日出的壮美唱响了一天中最美的乐章!

  目光随着那轮红日慢慢移动,忽然思绪万千。

  有时候,坚守也是一种风度,它让期望不会失望。经历了黑暗,总会迎来曙光。

  今天艳阳高照,让人十分舒畅。

  伊洛瓦底江畔看日落

  每天都有日落,但伊洛瓦底江畔的日落美得让人陶醉。

  美丽的伊洛瓦底江是缅甸伟大的母亲河,我们来到她身边时,她静静流淌着,优美的身姿缓缓穿越广袤的土地,她的美丽,如一层轻纱隐映美人般迷人。伊江水流淌不息,养育了万千生灵,将人们的生活装点得朴素多彩。 

  在伊洛瓦底江畔的跑马堤上,我与波光粼粼且平缓温柔的伊江水一起散步,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西边那一轮浪漫的落日,她散发着柔美的光芒,既不强烈,又不刺眼,十分温暖。

  夕阳给伊洛瓦底江抹上一层金黄,让人浮想联翩;远处的村寨飘起袅袅炊烟,让人思绪万千。这一刻,日落的昏黄沁透了伊洛瓦底江。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里没有大漠的风沙,却有长河与圆日的宽广。

  夕阳把江面涂抹成华丽的金色,金光闪闪的水面和欢声笑语的景象惹人留恋,完全没有“烟波江上使人愁”的愁绪和“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伤感。

  慢慢地,缓缓下落的太阳变成了一个淡黄色的圆圈,仿佛一个镀金的圆盘,与远处的树木或佛塔交汇,形成一幅绝妙的图画。不一会儿,那淡黄的颜色开始加深,又成了一个略带红色的火球,渐渐地,阳光芒变得柔和温暖,仿佛贵妇一样温存、恬静而又妩媚,陪伴它的云霞也不停地变幻着身姿,一会儿像一团团的彩棉,一会儿像一波波浪花,变化得无比瑰丽。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夕阳照射下,伊江水波光粼粼,光色瞬息变化,景象绚烂。 晚风轻拂脸庞,也吹皱了江面,层层涟漪折射着殷红的霞光,像撒下一河红色的玛瑙,熠熠生辉,夺人魂魄。     

  不知不觉之间,西天的最后一抹晚霞融进冥冥的暮色之中,天色逐渐暗下来了,四周的群山,呈现出青黛色的轮廓,暮色渐浓,大地一片混沌迷茫。太阳落山了,燃烧着的晚霞也渐渐暗淡下来,蔚蓝的天色逐渐变暗,静静的伊水不语,和我一起陷入了沉思。 

  这一切宛如一首交响曲的尾音,优美极了,但却渐渐地归于岑寂、无声,让人无限眷恋。

  □ 王 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