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2020年11月21日 星期六
返回目录

秋天的梦

  我是一个沾到枕头就能睡着的人,做梦是鲜有的事,小时候的事印象深刻的不多,唯独上小学秋收时节会做噩梦这件事叫我印象深刻。

  小时候母亲一头挑着我一头挑着包子到村里的小学门口卖早点,后来我上起学,母亲便买了一辆木板手推车,车子中间挖一个洞,洞里焊上一个底座,把蜂窝煤灶放上,再在上面放一口锅,锅里放水架上六层大蒸笼,推着去卖包子。

  秋收时节,早上六点多钟和母亲推着包子车出门,推到半路的坡道上天还是黑的,人们却已经早早起来把需要晾晒的谷子在路上铺满,负重的包子车在本来有坡度又铺满谷秆的路上走起来更加艰难,母女俩必须使出全身力气才能把包子车从坡脚连拉带推弄到坡顶。兴许是因为对这一段路的恐惧,秋天的晚上我做噩梦了,梦里是一条很陡的路,上面铺满了谷秆,我推着包子车,推上去又滑下来不断重复,直到我精疲力尽。小时候的噩梦没有任何人能够言说,晚上做噩梦,早上还得推包子车去上学,就这样几年过去了。

  我小学毕业后母亲在三孃的说服下把卖包子改成在我们村菜市场门口卖水果,我也多年没走过那条路,直到上大学,有一年春节没啥好去处,便约着弟弟出去玩儿,时隔多年又走了一次当年的“艰辛”路,才发现这条路并没有记忆中那么陡,“陡”的或许只是艰辛的生活。

  到如今,我开始自己攀爬生活中的那一座陡坡,才发现秋天不只有噩梦,还有关于成熟的滋味和香甜。水稻、花生、菱角、板栗、石榴、盐水毛豆、藠头辣子……农民盼的收成,吃货盼的美味,都在这个季节结果;学生们开始新的学习生涯,迈入成长的下一阶段;期末考、毕业考、公务员考等考试结果在这个季节出炉,开启新征程还是重新出发都是好时候。所有的一切使这个季节除了秋日本身的美好更增添了丰收的期盼和希望,又或许那一份生活的艰辛已化为了我前进的动力。而关于生活起早摸黑的畏惧,只留在我与女儿每日清晨离别时的恋恋不舍。成年人的世界来不及觉察起早贪黑的痛苦,为人父母的世界只觉得一切艰难陡峭都要为子女踏出一片坦途。

  □ 陈新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