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2020年11月21日 星期六
返回目录

彝家村寨糖茶浓

  在澜沧江外的彝族乡耈街流传着几句山歌:“哎……甘蔗哪有白糖甜哎咿呀/开水泡茶么哪有糖水煮茶浓哎……”歌脆、茶香、糖甜,相补相缠,在田间地头、在院落灶边,成就一种味道、一种生活里的调味品。

  平常日子里,煨一罐糖茶,在太阳冒出山尖之时,抑或是骄阳正烈汗水未干的午歇时分,浓茶的甘苦里缺少的那份清甜熬一撮糖添补,茶与糖相融成就一种特有的味道,山寨间劳作的农人们喝习惯了,哪一天不喝两杯就会浑身不舒服。只有喝足了醇香的糖茶走出温暖的家门,才有力量忙碌一天的农事。

  糖茶需要的食材普通,制作过程简单,用泥土烧制的土茶罐烤茶,才能熬制出最纯正香醇的茶味。土茶罐在炭火上烧至八成的热度,捧一撮茶叶投入茶罐烤上,几分钟茶罐离开炭火翻抖茶叶,几分钟茶罐歇落炭火之上再次烘烤,这火候完全掌握在烤茶嫂子不急不慢抖动茶罐的过程里。茶叶泛黄叶茎因受热而膨胀粗大时加入开水,热辣辣的茶叶和滚烫的土罐溶了沸腾的水,顿时热浪飞溅茶香四溢。让茶罐稍微地冷却之后,又重回炭火上慢慢熬着。

  熬茶时空出来的这段时间,阿嫂根据品茶人的多少排出一串白色的小茶杯,依次放上大半杯子白糖;轻盈地取罐倒茶,浓茶遇到糖分子在热浪中完美结合成一种独特的味蕾。这样的味道只能在独特的氛围里品尝。

  山间劳作的人们习惯喝早茶,在太阳未冒出山尖之时,熬好茶摆好糖杯,只等一家人起来喝茶。此时喝的茶有点急,喝完三两杯糖茶,迎着初升的朝阳,走出家门开始劳动。

  冬天打坝夏天薅草春天播种秋天收割,茶味的清甜浸泡着日子,滋润了村村寨寨里生存的农人们。有些时候真是想歇下一切担子,走进山里老伯家矮小的小屋,凑着喷着香味的土茶罐坐下来,跟嫂子们一起煮茶泡糖,让我的日子也蹭一份云淡风轻的美好!

  早饭后,太阳变得浓烈,此时是农人们午歇时分,农家小院充盈着一种懒洋洋的气息。一天的活计行程早就安排好了的,相约一起上山割草、放羊、摘野杨梅的嫂子姐妹们,相聚在阿叔老表家院子,煮一壶糖茶慢慢悠悠地喝着,唧唧呱呱说着有趣的话题,心思和话题都不在茶上,但此时若无糖茶是绝对不行的。歇息时间的长短也不用商量,等茶汤变淡最后一抹糖粒溶化,姐妹们就该出发忙碌一天的生计了。山路坎坷农活繁杂,有了糖粒转化的热烈能量和茶分子的清凉,山寨的女人们轻松对付着每一天的劳动,不说劳累只有充实。

  晚饭后,夕阳的残红泼洒过来,整个小寨如诗如画。此时,农人们结束了一天的劳作,夜幕降临,不忙也不急的一段美好而静怡的时光。此时,阿哥们品糖茶的情节就别有一番情韵了,三五邻居聚在一起,汉子们以旱烟和糖茶来犒劳一下劳动了一天的自己。只有烟足茶饱日子才算圆满,情思才会透亮明朗。小媳妇、小阿妹们煮晚饭时总会有意留下一撮红彤彤的炭火,供男人们烘烤糖茶。然后带着孩子到邻居家闲聊去了,把一屋子的茶香和一天中最美好的空间留给男人们。

  温暖的火塘边,三五个相处得来的邻家汉子,围着火塘坐下来熬一土罐浓浓的糖茶,边喝边聊轻松自在,来一场关于男人们的话题。此种景致总会避开平常日子里所有的烦恼琐事,只捡开心愉悦的事情来说。谈论的话题越来越融洽和畅快,笑声也逐渐地洪亮清澈,而糖茶的浓度却在汉子们推杯换盏中渐渐地淡了。如果恰逢有小雨,喝茶的人兴致很高,炭火又特别温暖的话,此种恰巧的场景还能甩上几盘纸扑克游戏,耍赖、争论和笑声相缠着,与淡淡的炊烟一起弥漫了夜幕将至的小小山寨。不知不觉地瞬间星星就布满了天宇,月亮升起树影婆娑尽兴的汉子们披着静怡的月色回家,在安然入睡中消除掉一天的疲惫,为明天的劳动储备好足够的精神。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农人们说:“日子比树叶子多,田地间有着做不完的活……”熬着糖茶喝着糖茶,分散在崇山峻岭中的山寨日渐繁华,平常人家的平凡日子安然而幸福!

  本刊特约撰稿人 张晓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