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2020年11月21日 星期六
返回目录

勐冒,一个奇石丛生的地方

  勐冒,龙陵县龙新乡一个行政村,地处龙陵县版图中部,历史悠久,交通便利,人杰地灵,山清水秀,从黄草坝沿231省道南行6公里便是村委会所在地,辖13个村民小组,都是古老村落。境内处处怪石林立,个个稀奇古怪,让人无不驻足,目不暇接。石头成了当地的一项经济支柱产业,其产量最多的硅石,白色的叫白铁石,是硅工业的重要原料,黄色的叫黄皮石,是远近闻名的园林装饰艺术品。

  《龙陵县地名志》对“勐冒”一词阐释为:“傣语,意为新开辟的坝子”,我对此说法不以为然。勐冒是音译,显然不能用汉字语义对其诠释,只能究其历史根源。宋元时期,这一带主要居民是少数民族,明朝后,随着汉族迁入,少数民族不断减少,大多数先后迁至德宏、潞江坝等地;有些少数民族逐渐汉化;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几次人口普查中,少数民族占比也呈下降趋势。如今,据赖姓自称,他们就是地地道道的土著人,是蚌渺“赖土舍”的后裔,现已改为汉族;勐冒徐家寨前仍有百家田,寨边还有摆夷坟,中寨前面亦有百家坟等众多少数民族地名、遗址。地名志里的“傣语”,我认为并不是今天的傣族专属语,而是“掸”“百夷”“摆夷”“僰夷”“傈僳”“德昂”“峨昌(今阿昌)”“缥人”等原有少数民族的统称。

  今读德宏民族出版社出版的《乘象国揭秘》得知,“勐卯”是傣族地区的一个古老国名,史书叫滇越,俗称乘象国,都城建在今瑞丽一带,统治范围以今德宏为主,变化较大,鼎盛时期今保山的潞江坝、施甸的姚关、顺宁(今昌宁、云县、凤庆一带)、龙陵(勐淋)都在其统治范围内。傣族是“多民族”的统治首领,乘象国属“多民族”政权。

  如今,傣语里,“勐”含意为地方或地域,而“卯”却无单一含义,但“冒”却是指头昏。若将“勐冒”理解为头昏的地方,显然讲不通,但若把“头昏的地方”理解为“云雾缭绕盖住了整个坝子”,那应该就是指“昏暗”,而昏暗在傣语中又叫“瓦”,加之“勐瓦”也没有“新开辟的坝子”之意。所以,“勐冒”仅在傣语里解释显然不妥。而在德昂族语里,“卯”是石头之意,若“冒”与“卯”属同音异译,“勐冒”是“勐卯”的讹传,那“勐冒”的含意就迎刃而解了——是指有石头的地方,恰好符合勐冒实际。试想,远古时候民族并没有细分,或者说初有勐冒地名时,傣族和德昂族还没有细分,“勐冒”一词便是两民族语言的糅合。地名“勐冒”恰好是民族迁徙进化的古老鉴证,民族语言分化演进的历史传承。

  勐冒若是指石头多且奇特的地方或地域,极为贴切。勐冒有传奇神秘的老虎石,有千奇百怪的黄皮石,距勐冒不远的小黑山有新玉种黄龙玉,与大硝河村交界处有雷打石,石头在这儿出了名。

  勐冒坝尾公路旁,倒淌水河与勐冒河交汇处的小河湾内侧,有一个巨大的石头,周长40多米,高10多米,看起来像尊卧躺着的大老虎,当地人把它叫作“老虎石”,对它十分崇敬,偶有香火敬贡。而民间则流传着许多关于“老虎石”的神奇美丽的传说。

  相传,勐冒四周还是原始森林的时期,有一只凶猛的老虎经常在坝尾的咽喉要塞出没,捕食野兽,伤害家畜,践踏庄稼,恐吓路人。虽未直接伤到人,但是,人们都不敢贸然路过此地。有年寒冬,连续几天几夜暴雨,下得河水满灌,山洪暴发,路断山塌,人不敢出户,兽不能寻食。一日,忽然收晴,天空白云飘荡,一位白胡子老公公似人似仙腾云驾雾而来,一手提杖一手持镜,恍惚间,只见宝镜发出万道霞光,光聚坝尾,随即手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似箭由空中插下。青天白日怎一下子雷电霹雳,人们正质疑,眨眼间却不见了神仙,天空随“雷电”依然带下一些淅淅沥沥的小雨,雨后,坝尾河道旁出现了这个极像老虎的巨石,老虎也不见了踪影,“虎腰”断裂处还长有一棵生机盎然的小树,多年不长不死(后被人砍伐),后传言,这石乃虎所变,而小树为仙杖所生,那日雷电是神仙为民除害,专为降虎而来。

  若问赏石好去处,自然非勐冒莫属。人们将田间地头、山巅河谷的大石头搬运到路旁,展示销售。你若愿意,不必伤神费力,不必付费,便可尽情欣赏。择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选个心情融融的好日子,带上家眷、邀三两好友,到勐冒赏石去。勐冒是石头的乐园,更是消遣娱乐的好去处!

  勐冒黄皮石属二氧化硅(SiO2)结晶体,物理性质和石英相近,外表光滑滋润如蜡,色彩斑斓,变化万千,一般以黄色为主色调。由于黄色代表“丰收”与“富贵”,所以金黄和亮黄为上品,也有外表呈白色的,白色的人们也叫白蜡石。研究发现,它们最初形成于海洋中,后受外力作用发生破碎,并被河水不断冲刷磨圆,变成观赏石,表皮黄色为铁离子被氧化形成如铁锈一般的石皮。无论小件的赏玩,还是大件的园林装饰,人们选择时都是从色、质、纹、形四个方面着眼。常说:“黄如金,白如蜡,质地坚硬细腻,纹理清晰,形体圆润敦厚”。特别是在形的选择上,完全打破了传统奇石以“瘦、透、皱、漏”的审美要求,而注重体型圆润敦厚、山水奇景明显、人物花鸟图案清晰、形状独特。

  返璞归真,静下心来,穿梭于奇石迷宫,你会被某个石头的神色迷住。它们有的如老道佛祖,沧海桑田,憨态可掬;有的如蝼蚁鸟兽,栩栩如生;有的如山水油画,色彩和谐,令人拍案叫绝;有的如隶篆草书,狂放不羁,自成一体。此刻,你自然会渐渐忘记城市喧嚣,生活烦忧,获得与世无争,自然随缘的平和,回归到本该属于自己的宁静世界。

  勐冒是一个充满诱惑,神秘莫测的地方。据说,从前,绕廊河到了大桥往北流,过勐冒坝尾,经倒淌水,翻老将卡,下杨梅山,流入龙陵花桥河。如今,小河水是从老将卡往东流,于是有了“倒淌水”。再如,勐冒本是一个高地,为何都珍藏着些被水冲刷圆润的大石头呢?无论你是想探寻古迹,刨根问底,寻找人类历史;还是研究神话传说,天马行空,启迪想象智慧;抑或沉浸于一石一胆前,闭门思过,凿开水底与陆地、混沌与开明的通道;甚至,想研究地球的演变,奇石的形成,你都会有所向、有所获,而不会失望。

  仁者爱山,智者爱水,集天地之灵气,吸日月之精华的勐冒石文化,亘古不朽,日异月新。

  本刊特约撰稿人 李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