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2020年11月21日 星期六
返回目录

段兴华,键盘敲出精彩人生

段兴华
段兴华和妻子、小儿子在一起
小说创作中
创作培训班留影

  在昌宁县珠街彝族乡丛岗社区文墨小组,44岁的段兴华从1995年尝试写作至今,已累计发表各类作品1000多万字,虽然左腿残疾,但这个彝族汉子却用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描绘了属于自己的精彩人生。

  白天在家边做点简单农活,晚上在键盘上码文字,25年来,段兴华在荆棘遍布的追梦路上,用常人难以想象的坚持,迎来了春暖花开。

  泥土里,初中生耕耘作家梦

  11月11日,在昌宁县珠街彝族乡黑惠江畔,记者走进了段兴华的家。一块窗帘布隔成的简陋空间,就是段兴华的书房,一摞厚厚的稿纸整齐地码在老旧的木桌上,那是段兴华的处女作《沧江飞侠》的手稿。堆积的手稿占据了书房很大的空间,但段兴华舍不得扔掉稿纸,他说,那是自己追梦的见证。

  做一个文学路上的追梦人,对一个初中没毕业的农民来说,道路充满难言的艰辛。

  段兴华初三那年,母亲砍柴摔下山涧,导致大腿粉碎性骨折。为减轻父亲压力,段兴华辍学回家。面朝黄土的段兴华没有放弃写作的梦想,劳作之余,他通过各种渠道阅读文学书籍。看得多了,就开始试着创作。

  1995年,段兴华在《边防武警报》上发表了第一篇处女作《春的脚步》。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陆续在《保山日报》《边防武警报》《边防文学》《民族文坛》《岳阳文学》《茶乡文学》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短篇小说一百余篇。

  那时,抬起锄头种地,放下锄头写作,成了段兴华生活的真实写照。他有时会为捕捉到灵感而激动;有时会为一个细节如何构思而纠结;有时也会因一件作品被录用而欢呼雀跃。

  平日不喝酒不打麻将的段兴华很少出现在村民的社交圈里,因缺少沟通交流,在村邻眼中段兴华有些格格不入。

  同龄人中,像段爱兵一样了解段兴华的人为数不多。因性格相近,两人会在一起聊各自的状况,段爱兵也会到段兴华的书房找他。突然到访的段爱兵总会开玩笑地喊:“烟烧到手指了。”听到熟悉的声音,段兴华就会抬头推推鼻梁上的眼镜,笑着再猛抽几口烟。

  段爱兵记得,21岁那年,段兴华拉着他去乡邮政所寄稿件。从家到乡街子有十多公里的山路,两人走了两个小时,中途休息了两次,每次休息,段兴华都会像呵护小孩一样紧紧把手里的书稿抱在胸前。尽管对段兴华惜稿如命的举动有些不理解,但段爱兵相信,他的好朋友一定会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2000年,段兴华决定尝试写中篇小说,一年后,以自己经历创作的中篇小说《艰难的路》在《边防文学》分两期连载,很多读者第一次记住了以蒙蛮勤乐为笔名的农民段兴华。成功的喜悦,让段兴华相信,只要坚持,梦想终会实现。

  阴霾中,残病之躯的坚守与攀登

  追梦之路初现霞光之时,段兴华却患上了严重的类风湿性关节炎。2004年,疾病缠身的段兴华已不能下床行走。

  “只要手能动,我就要写。”这是躺在床上的段兴华给自己的鼓励。他把稿纸放在被子上,身后垫上厚厚的枕头,坚持在病床上写作。在那段病魔煎熬的时光里,写作让他暂时忘却病痛的烦恼。但是,创作常常累得他满头大汗,看着儿子痛苦的样子,母亲心疼地劝他不要再写了。但倔强的段兴华却说:“我不能下地了,但我还有梦想。”

  在床上躺了8个月后,在外地工作的舅舅及兄弟把段兴华接到了昆明43医院,做了左膝关节置换手术。手术后,段兴华虽然站起来了,但从此走路只能一瘸一拐。

  生活的重担一下子压在妻子董映娟身上,耕种收获的季节,董映娟常常会感到无助,找工没钱,换工没人,特别是遇上抢节令劳作的时候,夫妻俩常常会陷入请不到人帮忙的绝望。那些心酸是正常家庭难以体会的。段兴华说,面对身体残疾和家庭困苦的压力,他曾有过轻生的念头,但一想到患有小儿麻痹后遗症的妻子这么多年的支持和陪伴,段兴华咬牙继续追寻未实现的梦想。2006年,为了重拾段兴华生活的信心,舅舅特意给他买了一台台式电脑,并鼓励他:“下不了地,你也应该活得精彩。”

  从此,静谧的彝家山寨传出了段兴华敲击键盘的声音,稿件无数次石沉大海,信心无数次被冲走又重拾。2006年底,段兴华尝试创作的第一部网络小说《寒星》在中国作家网盼来连载。这是他按照读者阅读方式探索写作道路的最初尝试。中国作家网只是一个作家交流平台,没有稿费。随后,段兴华又跟小说阅读网进行了签约,但105万字的小说连载结束,段兴华才拿到了2000多块的稿费,这让希望通过稿费养活家人的段兴华再次遭受了打击。

  沮丧过后,段兴华还是开始了第二部小说的创作。

  2005年夏天,第二部武侠小说《彝王至尊》再次跟小说阅读网签约。这次,段兴华从网站拿到了5000多元的稿费。为了写出点击量更高的小说,段兴华一边构思自己的题材,一边学习创作技巧,通过和写手学习请教、交流经验,他逐渐积累了更丰富的网络小说创作经验。2017年,沉淀几年后的段兴华创作的军事谍战小说《决战极峰》与360旗下的鲸鱼阅读签约,因点击量超前,六次被网站推到360浏览器主页面精选小说位置,全网渠道总点击超过了两千万;2018年创作的军事长篇小说《铁血兵魂》跟咪咕阅读签约,荣获2020中国数字阅读大会“咪咕杯”第四届网络文学大赛铜奖。至此,段兴华的网络创作开始步入正轨,每月4千元到6千元的固定稿酬也让家庭逐渐走出了困境。

  阳光下,让自强的字节持续跳动

  虽然有了固定收入,但段兴华依然如从前般忙碌,他不敢停歇。每月的稿费妻子董映娟精打细算,留足一家人的生活开销、农活请工的工钱、人情往来后,所剩不多的就给丈夫购买写作所需的资料。

  董映娟告诉记者,丈夫时常说,家里多年来享受着低保和残疾人生活补贴,还有什么理由自暴自弃。段兴华在大家眼里一直是一个宁愿自己多吃苦也不愿给别人添麻烦的人,这么多年,他从未主动找当地政府诉过苦。珠街彝族乡残联理事长张亚清记得很清楚,每次到段兴华家,他都是谈写作又有了哪些突破,政府又安排了哪些惠民政策,从未因自己的残疾而抱怨,这让张亚清很钦佩。

  珠街彝族乡党委委员、组织委员段建宏告诉记者,段兴华自立自强找到了一条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不仅担任了2020年昌宁县第九届政协委员,还被推选为网络人士代表,他是村里群众的榜样,也是脱贫典型,乡里的相关活动也邀请段兴华做事迹分享,达到榜样引领的效果。

  昌宁县残联副理事长杨晓琳说,为了给像段兴华这样的人更多政策支持,按照市里的安排,县残联已制定了《推进残疾人文创产业发展实施方案》,在出台部门联动、社会参与、整合资源,扶持残疾人文创产业的措施中,县残联不仅每年会预算一定资金奖励聘用残疾人的文创企业、专业合作社,还会对从事文创产业的残疾人进行奖励,从而树立一批典型,培养文创人员,形成一个有助于残疾人文创发展氛围的机制,帮助残疾人实现稳定收入。

  “我是一个依靠写作谋生的人,打铁还需本身硬,虽然在网络上取得了小成绩,但随着网络社交平台的发展,网络小说读者群流失明显,唯有继续努力,写出更多让人记住的作品,才能守住安身立命的阵地,才能不辜负政府的关心和支持。”段兴华说。

  本报记者 字相禹 段柔汐